盘发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盘发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军备和战争碳排放的账单如何算

发布时间:2021-01-21 16:08:52 阅读: 来源:盘发器厂家

“军备和战争碳排放”的账单如何算

大概是去年10月份的时候,笔者去北京工商大学给新闻学院的学生讲课,谈到了中国人和西方人在碳排放方面不同的思维习惯,以及背后所折射出的不同的文化。中国人更倾向于自动的、自愿的、不求回报的贡献,标志性的公益语言就是“今天你低碳了吗?”;西方人则有市场经济的头脑,讲究碳交易,划定一个标准线,碳排放多的要交钱,碳排放少的可以获得补偿。笔者认为,为了节能减排的可持续,碳交易是一个大方向,自愿的低碳生活可以作为有益的补充。  2012年1月1日开始,欧盟的碳交易,做到了中国的航空公司头上了。根据欧盟的规定,所有飞经欧盟的航空公司都将被分配一个碳排放指标,如果超过指标,就要花钱购买。中国航空运输协会为此计算过一笔账,如果该规定实施,中国民航业在2012年至少要缴纳8亿元人民币来购买碳排放配额,2020年将支付超过30亿元人民币,9年下来将支付176亿元人民币。  面对欧盟的规定,国际航空界一片反对声,国际民航组织120多个会员都反对欧盟的做法。中国的态度也很强硬,根据国务院的授权,中国民用航空局日前向各航空公司发出指令,未经政府有关部门批准,禁止中国境内各运输航空公司参与欧盟排放交易体系。民航局负责人表示,欧盟单方面立法将国际航班纳入碳排放交易体系,违反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国际民航组织的相关原则和规定。  在笔者看来,欧盟的做法,方向正确,路线错误。所谓方向正确,是碳交易的大方向是对的,只有通过碳交易,通过经济手段,才能逐渐降低整体的排放量,达到保护环境的目的;所谓路线错误,欧盟采取的是一条单边路线,不是双边路线,更不是多边路线,所以招致全球范围的反对。  事实上,这个问题,不但单边路线走不通,双边路线也走不通。比如欧盟收中国的碳交易税,中国反过来收欧盟的碳交易税,这叫做双边路线,这样肯定也是不行的。惟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多边谈判,120个国际民航组织的成员经过共同谈判,确立一个覆盖全球的航空碳排放标准,然后实施,超过标准者纳税,未达标准者领赏,这样才公平,也是可操作的。  与航空碳排放相比,战争碳排放是一个新概念,是节能减排领域的一个盲区。这个领域应该成为下一阶段气候谈判的重要内容。  笔者在此做一个小小的补充,战争碳排放的范围有点窄了,应该叫做“军备和战争碳排放”。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一辆美国主战坦克的碳排放量相当于10辆普通的奔驰轿车。为了保持战斗力,军事演习是必须的,陆海空三军一动,碳排放量立即直线上升。这是毋庸置疑的。  军事演习是为战争作准备的,一旦战争打起来,就是血与火的较量,炮弹、地雷、导弹等爆炸引起的火灾和建筑物的毁坏,士兵与民众的伤亡,对森林植被的破坏,等等,其所导致的碳排放更为集中,对环境的负面影响更大。  这样一笔账,这样一笔“军备和战争碳排放”的账,迄今没有人认真算过。事实上,根本不用算,谁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军备和战争碳排放”大户?当然是美国。  美国是世界上第一军事强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军工体系,是当之无愧的军备碳排放大户;从1990年至今,美国发动或主导了5场高技术局部战争,分别为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利比亚战争,是当之无愧的战争碳排放大户。  还有,美国发动的战争,未必都是正义的。比如,美国怀疑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因此对伊拉克大打出手,但是打到最后,萨达姆被推翻了,亲美政权也建立了,成千上万的士兵和民众付出生命的代价,迄今也没有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影子。  如果在全球范围内对“军备和战争碳排放”进行统计分析,制定出一个碳排放交易体系,然后实施,美国毫无疑问是第一纳税大户。  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应该有人去做。即使实际上收不到钱,至少可以把“军备和战争碳排放”的税单给美国人亮出来。对于非正义、毫无道理的战争,还应该加重处罚。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