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发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盘发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极端组织建国中东乱上加乱

发布时间:2020-07-13 19:46:23 阅读: 来源:盘发器厂家

伊拉克的斋月不太平 ISIS宣布“建国”

6月29日,全世界数十个伊斯兰国家进入斋月。斋月应是圣洁和平、清心寡欲、抑恶扬善的月份,然而在动荡不止的中东,仍有多个国家战火纷飞。伴随着斋月来临,中东传出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逊尼派极端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正式宣布“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实行伊斯兰教律法,任命该组织领导人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为新一任哈里发(伊斯兰教信徒的最高统治者),并号召全世界穆斯林向其效忠。

伊拉克安全部队29日当天在美国军事顾问的协助下加强了对反政府武装的打击。在萨拉赫丁省首府提克里特,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的激战仍在继续。在密集的空中掩护与重武器支持下,政府军发动数次攻击,试图夺回对该市的控制权,但进展并不顺利。经过数天激烈战斗,双方在提克里特都有人员伤亡。

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29日,被反政府武装分子占领的伊北部城市摩苏尔遭到无人机轰炸,一座政府大楼、一处市场以及一幢居民楼被炸毁,数人受伤。而在伊南部巴比伦省以及迪亚拉省的曼苏里亚山地区,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也在进行激烈较量。

与此同时,伊拉克议会最大派别“什叶派全国联盟”已组成一个委员会,就是否继续推举马利基第三次出任总理进行磋商,以便在7月1日召开的新一届国民议会会议上正式提出总理人选。因此,马利基的个人政治命运如何,很快就有答案。

目前,极端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已控制了伊西部、北部和叙北部、东部大片地区。针对其宣布的“建国声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萨基表示,极端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已清楚表露其建立跨地区伊斯兰教国家的野心,国际社会应该团结起来,共同应对这一挑战。

随着伊拉克危机升级,伊北部库尔德地区谋求独立步伐加快。29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表示,由于“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叛乱以及教派冲突,伊拉克已经“崩溃”,他认为,伊北部库尔德地区已处于“事实上独立地位”。而另一地区大国土耳其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发出信号,暗示愿意接受在伊北部地区建立一个库尔德人国家。

埃及金字塔政治与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叶海亚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极端武装组织在世界范围内都有卷土重来的趋势。继“基地”组织之后,“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在中东地区活动更加猖獗,已攻占伊拉克多个地区,制造各种恐怖袭击事件,并千方百计扩大影响,应引起世界各国高度警惕。因为这类组织早已不属于宗教势力,而是打着宗教旗号的恐怖组织,中东国家需要和其他国家加强合作,进一步加大反恐力度,否则恐怖主义将进一步蔓延,威胁地区和全球安全。(人民日报/刘水明 刘 睿 王云松)

极端组织“建国”中东乱上加乱

中东之乱,应与美国十多年来在中东的“乱来”有关,美国出于一种宗教式的意识形态,总想改造中东人民的精神和社会组织,结果引发社会的撕裂和动荡,引发文化反弹,引起文明冲突,引出它始料未及的大乱局。

宗教极端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6月29日宣布,正式建立一个名为“伊斯兰国”的宗教“国家”,其头目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成为“国王”,并自称为“各地穆斯林的领导人”,要求所有人必须向他效忠。

这种状况在中国传统社会的乱世中并不罕见。三国时的曹操有言,“设使天下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应是当时的实话。乱世,有枪便是草头王,很难避免。

巴格达迪能自称草头王,有几个因素:其一,他依赖一种极端的宗教意识获得了相当的激进拥护者;其二,他有人也有枪,而且有相当坚强的组织形态,近日在伊拉克的攻城略地,显示了相当的战斗力。

但是,巴格达迪“称王”,或许会成为树大招风之举。有分析认为,此举将威胁“基地”组织在全球宗教极端势力中的地位,会在这一势力中引发更多内斗。此外,海湾阿拉伯国家,特别是沙特阿拉伯,多年来一直打击“基地”等极端组织,这些国家警惕“伊黎”“建国”,认定它为“(国家)稳定的严重外部威胁”。伊朗由于逊尼、什叶的宗教之分,也势必对巴格达迪采取遏制打击态度。美欧外部势力更不会容忍这一“宗教怪胎”。外部环境如此恶劣,巴格达迪却没有“缓称王”的政治智慧,或许他只能狂欢一时。

巴格达迪“称王”,或会引起中东地缘政治板块的大震动、大漂移。最近,土耳其和以色列相继表明了对伊拉克库尔德人独立的支持。美国和伊朗为应对伊拉克乱局,似也有了一些彼此走近的默契。世事无常,人间纷乱,在中东地区,得到了最充分的显示。当年,美国攻打伊拉克时,穆巴拉克曾劝美国:这会引起中东的地缘政治大灾难。他不幸而言中,他自己也成为这一大灾难的一个牺牲品。

中东乱局,乱上加乱,其来有自。历史上,中东是三大宗教的发源地,也是宗教战争反复争夺的场所。近现代,这里发现了石油,更成为外部强权的必争之地。中东的现代国家建立过程走得不顺,文化绝望感滋长,这都为极端宗教意识提供了土壤。中东是世界地缘政治的要冲之地,以色列人感叹:我们不幸,所有的路都通向这里,整个中东也是如此。

中东之乱,应与美国十多年来在中东的“乱来”有关,美国出于一种宗教式的意识形态,总想改造中东人民的精神和社会组织,结果引发社会的撕裂和动荡,引发文化反弹,引起文明冲突,引出它始料未及的大乱局。美国在中东,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能搞点小动作,其超级大国的可信度,已然大打折扣。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治乱相因,福祸相倚,好像还是一种人类历史宿命。所谓“历史终结”的说法,越来越像是一种意识形态的自娱,实在缺少事实的佐证。中东之乱将走向何方,世上好像还没有可信的预言者。历史也许就是在各种不确定因素的冲撞整合中形成的,是“磨”出来的。也许,这是伊斯兰文明“寻路”的一种痛苦过程。(京华时报/特约评论员黄晴)

环卫工人服装

资兴职业装订制

徐州职业装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