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发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盘发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福州保时捷案犯人16岁来福州打工案发前失踪1个月

发布时间:2020-11-23 01:22:05 阅读: 来源:盘发器厂家

屈某的母亲王怡宁(化名)整整一个月没有儿子的消息了,如果不是福州警方的通知,她仍相信儿子还在福州的某个小区里当着保安,每个月拿着三千元左右的工资,因替人值班而没时间回家。

据福州警方通报,3月23日下午5时许,重庆籍男子屈某持土制爆燃物蹿入仓山某幼儿园附近一部私家车内进行敲诈勒索,期间,其携带的土制爆燃物发生爆燃,车内两名受害人部分头发被灼焦。24日上午,屈某被发现从仓山某小区33楼处跳下身亡。

此前一晚,有业主曾看到屈某在小区另一栋楼上徘徊了几个小时,也是在当晚,警方从其卧室内搜出四个礼花。

一连串意外让王怡宁无法接受,她从屈某的同事处得知,儿子一个多月前便已离职,之后去向何处做什么,大家一概不清楚。这个在亲友眼中乖巧仗义的孩子为何滑向犯罪的深渊,目前尚不可知。但他的父亲屈亦武(化名)很清楚,无论孩子面临的困境有多大,犯法之举肯定是做不得的,而犯了错,如此轻生也非明智之举。

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侦查中。

警方从屈某卧室搜出四个带引信礼花

23日事发当晚,王怡宁正准备休息时,警方赶到其家里,通知其协助调查。之后,警方从屈某卧室的柜子中搜出四个小礼花,“带着引信”,她和爱人屈亦武才知道,儿子出事了。

而在屈某出事的小区里,也是在当天晚上,有业主曾看到一个疑似屈某的男子,他在另一栋楼顶上徘徊了几个小时,还有人向当时的值班保安反映了情况,但这一消息尚未得到该小区物业处的证实。

据该小区的保安向记者回忆,24日上午7时许,他们突然接到物业处的电话,称有人从楼上掉了下来,搁在业主的阳台上,保安随即进入小区查实后并报警。小区的另外一名保安王亮(化名)当天也知道有人跳楼的消息,并领着物业处人员进入现场,但他随后便返回岗亭,并没有见到死者。

25日上午王亮从朋友口中得知,有人劫持保时捷后从高楼跳下身亡,认真地看了网上贴出的对犯罪嫌疑人的协查通告后,他才知道死者是他曾经共事一个多月的同事屈某。据他所知,屈某此前也曾在该小区做过一段时间的保安,至于他是如何进入该小区的,他也并不是很清楚。

事发前一个月没回家住辞去保安工作不知去向

礼花是哪里来的?拿来做什么?屈某的父母也是一头雾水,“没有人会去翻他的东西,他也没在家里玩过这个。”王怡宁说,儿子已有一个月没回家住了。屈亦武印象中,最后一次见到儿子是正月十五(2月22日),屈某的舅舅在此游玩,家人要屈某回家相聚,可屈某在电话中极力拒绝,“他说他不想回家,问他也不说明原因。”

这种拒绝在更早前的春节也曾发生过,“那时孩子说他很累,不想回家,等过几天调休了再回来(最后还是没回去)。”王怡宁说,这次大家同样不以为意,在她再三要求下,屈某才最终到家,席间还向大家分了烟,家人也并未察觉到什么异常情况。

3月15日,屈亦武酒后想念儿子,便再次拨打屈某的电话,当时他还说在单位上班,至于在哪里做什么,父子俩没有更多交流。

事实上,早在今年的2月份,屈某便已从单位离职。屈某的前同事,与其住在同一寝室的小曹说,屈某去年底进入单位做保安,今年2月份便已离职,此前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辞职,辞职后去往何方。“我们已有一个多月没联系了。”小曹说。

这让屈亦武觉得很困惑,以往儿子只要有换工作,中途都会回家休息个把月,而这次连招呼都没打,“他压根没跟我们讲辞职的事”。

记者询问了屈某生前多年的好友以及多位前同事,但皆不知其离职后的具体去向。

曾抱怨工作太累亲友皆认为其手头宽裕

2006年,年仅14岁的屈某第一次来到福州,自此在沙墩村一处简易的房间内一住便是十年。此前,他在老家当过留守儿童,由外公外婆带着,由于自己成绩不理想,且外公外婆年纪渐长,便打算与家人一起前往福州,之后的两年,父母出外打工,他则负责照顾年幼的弟弟。

16岁时,屈某就开始到福州打工,先后在上街、甘蔗的塑料厂、瓷厂工作过,也当过保安。母亲王怡宁说,那时孩子小,赚了钱不怎么花,“买了几毛钱的矿泉水还被工友笑话”。印象中,儿子与家人很少沟通,更甚少提及工作上的事情,回来时就是出去钓鱼,或者上网、逗逗十岁的弟弟。

据媒体此前报道,屈某在车上并无引爆爆燃物的迹象,但有对受害人抱怨过此前做保安的工作太辛苦,赚不了钱。屈亦武说,对于这项工作,儿子很少提及,家人也觉得这跟往常的工作差不多,唯一从儿子口中听到的对工作的抱怨,除了上述春节的一次回复之外,就是在他准备从一个工厂辞职时向父母解释,“在机台上忙上忙下,还要搬很多材料,太累了。”

周围亲友也没发觉屈某有急着用钱的迹象。王怡宁说,儿子携土制爆燃物去敲诈勒索的行为让她无法理解,他自己赚的钱都比我们多,工作期间还会不定时地汇钱回家,零零散散,一次数百上千,累计过万元。直到2015年,在家人的劝告下,屈某才停止向家里寄钱。

屈某前同事小曹则认为,保安工作包吃包住,屈某又甚少外出,花销不多,“手头上比我们宽裕”。

一位熟悉屈某的前同事小万称屈某为人仗义,无论谁请吃饭,他都要出自己的一份钱,朋友碰上困难找他,他也常慷慨解囊。印象中,屈某平常“做事很平稳,性格中并没有显示出软弱的一面”,屈某的邻居8年好友小王则告诉记者,此前自己与家里人闹矛盾,还是屈某帮他介绍进单位做保安,并“养”了他一个月。

不过,也有前同事认为屈某喜欢赌博,曾输过上千元钱,还申办过信用卡。父亲屈亦武说,自己偶尔也玩牌解解闷,儿子也聊过输钱的事,但儿子称自己已经脱手并劝告父亲切勿沉迷赌博,至于办理信用卡所为何用是否透支他也不清楚,只知道儿子生前换过几部手机,买了两台电脑,自己还劝他,要省点钱以后也可以买车子。“以前儿子的同事也曾因为赌博向其借过钱,但至今还有一部分没还回来。”屈亦武说。

3月26日上午,记者来到屈亦武位于上街沙墩村的出租屋里,松垮老旧的一层木瓦结构房,在周边水泥平房的映衬下显得异常突兀,厨房和客厅独立一间,家具简易陈列,屋顶有明显可见的缝隙,一抹阳光从中溜入,照在略带倦色的母亲王怡宁脸上。

王怡宁领着记者进入屈某的卧室,拿出儿子购置的钓鱼用具,“他喜欢钓鱼,有时候晚上也有人开车来接他,说是一起出去钓鱼,第二天还真看到活鱼在盆里游动”,王怡宁的语气渐渐平缓了下来,她说,孩子曾抱怨过家里简陋,不好意思带朋友来玩,自己还另外租了一间140元的房间给他。

父亲屈亦武则更多地表露出对受害父女的愧意,但他没想到最终会是这个结局,“不管怎样,都不应该走上这条路,犯了错也还可以改”。(记者 吴剑杰 刘兴文/图)

上原亚衣TORG036步兵番号及封面

大白兔emma图片

短发美女凯竹美臀巨乳写真

[尤果圈爱尤物] 极品大胸女神爱菲内衣私房遇见

相关阅读